珙桐

这里珙桐,吃的cp很多啦,全职喻黄叶韩叶,王者吕蝉项虞瑜乔,史向的话玄亮和曹郭,除这几对不拆不逆以外,大概什么都能吃(๑˙ー˙๑)
写文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,lof上会写文的太太这么多,光是看着就很满足了。
现在每天都沉溺于居老师的美貌
世界上怎么会有朱一龙这么好的人!

·迟来不知道多久的圣诞节贺文

·想了很久不知道标题写什么起名废

·cp瑜乔,吕蝉,微项虞(日常冷cp)

·看文的时候可能会画风突变

·大概就是这些了,最后求个小红心


狂风恣意。

 

风肆意的将残落的枝叶卷起,在一次又一次的呼啸声中带着它们向四面撞去,最后将它们狠狠地摔落在地。

 

周瑜望着天空中卷起的层云,不觉皱起了眉头,他稍稍加快了车速。

 

“啊……啊嚏”小乔揉了揉自己冻得通红的鼻尖。

 

一个急停。

 

“感冒了?”一旁的周瑜扭头看向小乔,小乔的嘴唇被冻得有些发紫,周瑜将车内的暖气调高了几度。

 

小乔轻轻将周瑜的脑袋拨回去,莞尔道:“有一点,暖气调高一点就没事了,你好好开车。”

 

在小乔的手触碰到周瑜的一瞬间,像是碰到一粒火星,然后迅速地烧灼起来,从手蔓延到身体最后到嘴唇,不是火烧赤壁时那样刚烈的熊熊烈火,而是寒冬的火炉里那般温柔的火苗。

 

“怎么这么冷?”

 

小乔感到有一股热气喷薄,随后一个温暖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她的嘴唇,她眨了眨眼,将周瑜轻轻推开,别过泛红的脸,咬了咬嘴唇,轻声说道:“别闹,停在路中间会妨碍到别人的。”

 

周瑜的手一只轻轻抚过小乔的脑袋,另一只紧紧握着小乔的手,然后轻笑一声,“没事,红灯。”说完便将嘴唇轻轻附在小乔的嘴唇上。

 

狂风如旧,却将这心间的火烧得更旺。

 

 

 

☞虞姬顶着寒风一路小跑,最终她在一栋大楼面前停了下来,门口招牌上烫金的“王者荣耀”四个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,亮到足以闪瞎虞姬的眼睛,忽然一阵风呼啸而过,然后是车轮在地面摩擦的声音,虞姬将头一扭,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出现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

她认得,那是周瑜的车,每天傍晚它都会准时出现楼下——从小乔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。虞姬缓缓地向车子走过去,小乔打开车门,刺骨的寒风从车外灌进来,冻得小乔打了个哆嗦,不过她倒是一点也不在意,小乔冲着虞姬挥了挥手,打算走下去,却被周瑜一把拉住,

 

“婉儿。”他轻唤道。

 

小乔将头一转,红棕色的眼瞳满是溺宠,两片唇瓣紧紧相贴,巧克力的香气在嘴里蔓延,被热气所融化的巧克力顺着舌头滑下喉咙流至心间,小乔从未感受过如此甜蜜,她殊不知她与周瑜还会有更多甜蜜。

 

虞姬站在车外愣了愣,她转身看向门牌上那烫金的几个大字,她忽然觉得,那块牌子也没有自己之前想象的那么闪。

 

交融。分开。

 

巧克力那甜腻的气味还留了些许残存在空气中,喉咙里全是巧克力所带来的甜蜜,周瑜揉了揉小乔头上的两个球,他缓缓开口道:“晚上,我来接你。”

 

“嗯。”小乔绯红着脸轻声应了一句。

 

“那…晚上见,我先上去了。”小乔走下车站在窗前对周瑜挥了挥手。

 

“快上去吧,别冻着了。”周瑜点点头应了一句。

 

小乔转身拉着虞姬一路小跑进了大楼里,周瑜目送着小乔远去的背影,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微笑。他踩下油门,车身的红色瞬间融入了整个街道,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

 

 

 

☞三楼。

 

小乔和虞姬站在一扇门前,门上赫然印着“王者尬舞团”五个大字,绿底红字。尽管不是第一次看见这门牌,但每次看着这门牌都能让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,带给人心灵上的震撼,就像内心有无数条草泥马狂奔而过。

 

小乔刚打算敲门,门却已经被里面的人给打开了,那人靠在墙上,她揉了揉小乔脑袋上的那两个球,开口道:“早啊。”

 

“小蝉姐姐早啊。”小乔嘴角咧开一个笑脸。

 

虞姬点点头,开口道:“早啊。”

 

“哦对了,”貂蝉拉着小乔和虞姬走进屋子里,“嘿嘿嘿,刚刚我在上面可都看见了。”

 

小乔唰地红了脸,她小声开口道:“别取笑我了,你和吕布哥哥不也是这样…然后那样的吗?”

 

“哼,你别提那个傻子了,一想起他我就来气。”貂蝉微微皱眉,撇了撇嘴。

 

“有故事。”小乔和虞姬几乎是同时说出这句话,她俩相视一笑,不约而同地从各自的柜子里掏出了零食。

 

貂蝉看着小山一般的零食挑了挑眉,心里感叹道:不愧是塑料姐妹情。然后从桌子上随手开口一袋瓜子,她清了清嗓子讲起了她上周和吕布逛街时的事。

 

“那天天气不错的,正好又是周末,奉先就说要带我去逛街。”

 

“感觉听起来不错啊,你家奉先起码还知道带你去逛街,我家那个傻子可从来没有带我逛过街。”虞姬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地说道。

 

“其实我也是受宠若惊,以前都是我拉着他去的,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挺开心的,去完之后,我发现他果然就是个傻子。”貂蝉说完有些气愤地拍了拍桌子。

 

“‘beautiful day’最近不是新品不是刚刚上架吗,就是有小蝴蝶的那套。”貂蝉说道。

 

“你是说蝴蝶梦吗,那套确是好看啦,而且紫色小蝴蝶感觉特别仙。”小乔说道。

 

“你也这么觉得对吧,我当初问奉先的时候,他居然说一般般,这就算了,后来奉先问我圣诞节要什么礼物,我各种明示暗示就差没拉他去柜台结账了,结果那个傻子最后什么也没买就带我回家了。”貂蝉愤愤地说道。

 

“你这算不错了,你家那位还知道问你要什么礼物,我家那位似乎只知道有新年和端午节。”虞姬说着边磕了颗瓜子。

 

“唉,婉儿果然还是你家都督好,要是再来一次我一定要跟你抢周瑜。”貂蝉叹了口气。

 

“其实我觉得现在也可以嘛。”虞姬嘴角勾起一抹笑,带着几分玩笑的意味看着小乔。

 

“诶诶诶,”小乔有些急了,她涨红了脸最后憋出了两个字“不行。”

 

貂蝉和虞姬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啦,就算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喜欢上那个傻子啊。”貂蝉眼眸一转,眼睛里隐约有一丝光亮,就跟她当时在月下看见他时,透过他的眼眸里看见月亮的微光一样。她嘴角泛起一丝笑,“因为……”

 

“因为很多东西当你第一眼看到就已经认定了。”虞姬眨眨眼笑着看向貂蝉和小乔,“不是吗?”

 

当然是啊,就像虞姬和项羽第一次见面时,当她的目光与那刚毅的目光相撞时,莞尔化开了刚毅,一片柔情与双瞳秋水相望,一眼万年。

 

 

 

☞周瑜从车里走下来,老远就看见有两个身形魁梧的壮汉杵在他花店的大门口前,一个身着圣诞老人装束,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,尽管如此还是无法掩藏在他帽子下绿色的头发,反而在这充满着圣诞气息的服装里显得更加亮眼。

 

周瑜快步走到门前,对那人说:“久等了,进来吧。”周瑜打开门走了进去,那两人也跟着进来了。

 

“计划进行的怎么样?”周瑜轻轻抿了一小口茶。

 

“不顺利。”吕布摇摇头,叹了口气,“虽然按你说的带她去逛街就能知道了,可是她似乎对什么都不满意。”

 

周瑜点点头,说:“那你把整个过程说给我听一下吧。”

 

“前天的时候我按照你说的带蝉儿去逛街,刚跟她说的时候她是很高兴啦,然后我就陪她去看了衣服,然后她就拉着我去了一家店,然后她换了一套紫色的连衣裙,额叫什么梦来着,她就问我好不好看,然后我就按照网上所说的告诉她了。”吕布停下来喝了口水。

 

“嗯,那你说了什么?”周瑜问。

 

“我就跟她说一般般啊,然后她好像有点不高兴,我就问她是不是不高兴,然后她跟我说不是啊,然后就去换了套别的,这套我就觉得挺好看的,不过她似乎不是很喜欢。”

 

“……你,从哪里看到应该要这么说的?”周瑜皱了皱眉。

 

“喏,我看空间的时候看到的,”吕布说着打开了手机,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不停滑动着,“就这篇,蝉儿转发了,她还说是十分正确的忠告,叫如何和自己的女朋友相处。”他说着将手机递给了周瑜。

 

貂蝉:这可以说是十分正确的忠告了[滑稽]

 

“.…..”周瑜有些无奈,他估计正常的解释已经不能让这个二货理解了,良久他缓缓开口道:“女人总是口是心非的,所以吕布你现在去把那件紫色的连衣裙买回来。”

 

“好的谢谢了,我先告辞了。”吕布说道。

 

“等等,从后门……走。”周瑜突然想起来什么想要拦住他,不过没等他说完门就已经嘭得一声被关上了。

 

周瑜透过电脑的监控摄像看到被吕布吓得逃出店内的顾客,以及逃窜后满地狼藉的花店,还有被吓到懵逼的店员,周瑜扶了扶额。

 

 

 

☞下午五点半。

 

貂蝉瞥了一眼窗外——天已经开始黑了,冬天的太阳总是落下的特别早,不过人们似乎都期待如此,道旁的树枝上挂的彩灯已经开始闪闪发亮,似乎想早点在夜晚的银幕上大显身手。貂蝉从凳子上站起来,走到柜子旁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

“你要先走吗?”小乔扭头看向貂蝉。

 

“嗯,”貂蝉点点头,“我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,拜拜。”貂蝉挥了挥手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

她在楼下拦了一辆的士,向着她的目的地出发。

 

车最终停在了一家店门口——那是周末她与吕布逛得那家店,貂蝉下了车走了进去。

 

貂蝉一进店门,就被一个服务员拦下,那人对着貂蝉笑了笑,说:“你果然又来了呢,不过很抱歉呢,蝴蝶梦在今天下午已经卖完了。”她指着空空如也的柜台。

 

貂蝉点头回以一个微笑,“这样啊,不过我不是来买蝴蝶梦的,我是来买圣诞恋歌的。”

 

那个服务员露出惊异的表情,然后笑着将衣服递给了貂蝉,说道:“你和你男朋友一定会幸福的。”

 

貂蝉接过衣服愣了愣,她向店员道了声谢,然后进了试衣间,她将衣服换好,然后到收银台结了账。

 

当她走出店门口时,天已经全部黑了,似乎还飘着一点小雪,她看了一眼手表,然后一头扎进了街上熙攘的人群中。华灯初上,一对对情侣手牵着手漫步在街头,不过这似乎都与她没有关系,她只想早点回到家去见她的奉先。

 

“呼~呼~”貂蝉在门口喘着气,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轻轻按响了门铃,“来了。”她知道这是奉先的声音,接着是门锁被一层层解开的声音,貂蝉从来没觉得开门是一个多么漫长的过程,门锁里的铁片摩擦发出咔嚓的声响不停撩拨着她的心弦,她的心跳越来越快,她似乎能感觉到门背后吕布呼吸的声音。

 

门终于被打开了。

 

貂蝉一把扑上去搂住了吕布的脖子,“圣诞快乐”,吕布看着眼前的人,然后笑了笑,他一把搂住貂蝉,“嗯,圣诞快乐。”然后朝着貂蝉吻下去,身后的礼盒悄然落地,露出一角紫色的花边,貂蝉眨眨眼,将双臂搂得更紧。

 

 

 

☞虞姬到楼下之后,她习惯性的抬起头,皎洁的月光和细碎飘零的小雪映在她幽深的瞳孔里,然后被一扇透着橙色光芒的小窗给点亮,她在楼梯上奔跑着,她的心跳也随之一点点加快,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闪过项羽的名字。当她冲出楼梯口的时候,她看见了,那是一个身形高大的傻大个,也是会唤她妙戈的大王,更是她最喜欢的项羽。

 

“还没吃饭吧?”项羽问道。

 

虞姬摇了摇头。

 

项羽将藏在身后的蛋包饭端了出来,虞姬愣了愣,然后拿起筷子将一口饭送进嘴里,米饭半生不熟咬起来还有些嘎嘣脆,确实不算是太好吃,项羽有些红了脸,他说道:“不好吃就不要勉强了。”

 

“好吃啊。”虞姬抬起头,眉眼里尽是笑意。

 

“我很喜欢大王做的东西,而且,”虞姬向前凑了凑,“我更喜欢大王你。”


-END-


最后,想要评论啊,不管是夸我(并没有人)还是批评我都好啊,一条都好,求你们了QAQ


霸王别姬


One.
项羽抬头将一碗酒饮尽,他望了望坐在他身旁的虞姬,那双记忆中清澈的眼瞳,却是生出了几条血丝。

两天,虞姬已经整整两天没有睡过了,自从他兵败垓下以来,虞姬就一直伴在他身边,他伸出手抚摸着虞姬的脸庞,他第一次见她如此憔悴。

“大王……”虞姬轻声唤道,她望向项羽,他的眼眸中生出几分悲凉,但也掩不住那温柔,就像她第一次见到项羽时。




虞姬第一次见到项羽是在满座高堂之上。

项羽正随他的叔父项梁逃亡至此,虞姬躲在柱子后面偷偷瞄着,她第一眼便注意到了项羽。虽是一身粗布麻衣隐没在华冠丽服,却怎么也掩盖不了他刚毅的目光。

项羽感觉到了一束目光在他身上打量着,他将头一偏,四目相对,一见钟情。莞尔化开了刚毅,只剩下一片柔情与双瞳秋水相望。

仿佛一眼万年。




虞姬抬手将坛中酒倒入项羽碗中,项羽接过酒,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,最终却只是叹了口气,把酒放在桌上,两只眼睛盯着虞姬出神。




众人散去,虞姬才敢从柱子后面缓缓走出。项羽双手抱拳作揖:“刚刚恕我失礼了。在下项羽,还望姑娘不要介意。”

她双手齐胸颔首微笑还礼,“还请先生不要介意才是。”

“恕项某唐突,敢问姑娘尊姓大名?”项羽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心里却早已泛起层层涟漪。

“小女姓虞名妙戈。”虞姬红着脸轻声应答。

两两相望却道无言,自此情花初开,心头牵挂难以忘。

Two.
远处传来歌声。

虽然远得听不清歌的内容,但这调子他们再熟悉不过了——楚歌的调子。

逃不出去了。

虞姬的心一沉,她斟了一杯酒,小小的抿了一口。




那是一个寒风瑟瑟的冬日,虞姬裹着貂裘坐在火炉旁,眉头紧锁满面愁容。她轻轻抿了一小口酒,小声问道:“你…要走?”

项羽将坛中的酒一饮而尽,然后沉声说道:“嗯。现如今陈王起兵反秦,各路豪杰也都向秦王发难,叔父也有起兵的意思。”

虞姬将杯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,她双颊泛红双眼有些湿润。她只是这样痴痴地看着项羽;想开口让他留下,却找不到一个理由。项羽乘着酒意将脸慢慢贴近,最后只剩下一点点的距离。项羽从未这么近的看过虞姬,近的可以听清她的心跳。他一点一点将埋藏在心中的情意吐了出来:

“你可愿嫁于我,陪我一起复兴楚国?”

虞姬没有说话,只是向前凑了凑,很快嘴便贴上了项羽的嘴唇。




虞姬一口饮下杯中的酒,她起身行到营帐中央,伴着那歌声翩跹起舞。

死亡这种事,自己在那时不就已经考虑好了吗?

项羽望着虞姬眼神却是愈发得悲凉了,他端起酒饮了一口,呆呆地望着虞姬,他的思绪飘到了很久以前。




项羽住在江边。

早春,杨柳吐翠莺歌燕舞;初夏,微风拂面飞絮轻舞;深秋,柳枝凌乱叶落满地;晚冬,鹅毛飘零雪落枝头。项羽从来没觉得这有多好看,但他还是喜欢看。

他喜欢看虞姬赏春时喃喃作诗的模样,在树下舞剑扬起满地飞絮的样子;或是看她闭着眼聆听踩在落叶上的声音时嘴角不时扬起的笑容,还有她温酒下肚以后醉红的脸颊。

项羽是个自命不凡的人,所以就算他落难逃亡至会稽,在与叔父项梁观赏秦始皇游览浙江时,他还是可以摆出一副无畏的样子,在众人面前口无遮拦地说:“彼可取而代也。”

他不躲不藏不遮不掩,对虞姬的感情也是如此,他承认自己是个莽夫,从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,只会直来直去地告诉虞姬自己心中的情愫。所以项羽在那个冬日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问她愿不愿意跟着自己。




以前是,现在……项羽看着虞姬,眼中却是犹豫,他抬头灌下一大口酒,应着歌声的调子缓缓开口唱道:

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

“时不利兮雅不逝”

“骓不逝兮可奈何!”

项羽顿了顿,将碗中的酒饮尽,他的声音带着些悲痛,“……虞兮……虞兮奈若何”

虞姬早已是泣不成声,但她却没有停下舞步,她挥起衣袖决心将这最后一曲舞完。




她记得那一天细雪纷飞,漫天的白色却也掩盖不住那一抹红。

虞姬从彩车中探出头来。太阳已经落下大半个,只残存着一些余晖在雪上闪着金光,江面已结了一层薄薄的冰,柳枝上挂着不少雪。

“我在家等你。”这是项羽与她分别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虞姬不觉笑了笑。

彩车转过一座山丘,一个黑点出现在这白茫茫的世界,然后愈变愈大,她知道,那是项羽,那个会在家等着她的项羽。

彩车渐渐变慢,最后停在了项羽的面前。项羽打开车门,她一身纯衣纁袡显得端庄素雅,他笑着向虞姬伸出了手,虞姬将手递与了项羽,那一刻她觉得他们会一直在一起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


一舞终了,虞姬将眼泪抹干,然后走至项羽跟前,然后将唇轻轻附在项羽嘴唇上。

大王,对不起了,妾身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。

良久,虞姬才将嘴唇慢慢挪开,然后她缓缓开口唱道:

“汉军已略地,四面楚歌声”

“大王意气尽…贱妾何聊生!”

虞姬突然从项羽腰间拔出剑,向自己项上一横。

剑落,碗碎。

“妙戈!”

项羽紧紧抱着虞姬,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她的名字,呐喊渐渐变为了呢喃,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?她再也听不到了,鲜血染红了她的襦裙,项羽抚摸着虞姬的脸庞,可却不似从前那般温暖,取而代之的是冰冷。

项羽抱起虞姬的尸体,缓缓走出营帐,“我带你回家。”

Three.
最后项羽带着二十六名骑兵杀出汉军重围,逃到了乌江边,乌江亭长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,“请大王快快渡江吧。”项羽笑了笑说:“天要亡我,我渡乌江又有何用?”。

项羽扭头望向虞姬,可却再也见不到她清澈的眼瞳。项羽低下头在虞姬的唇上落下轻轻一吻,片刻,他抬起头对乌江亭长说:“听说汉军拿黄金万两悬赏我的人头,我并不在意我死后身首异处,只是希望亭长能护好她,还有这匹马,它随我征战多年,我不忍杀它,今天把他赠与你吧。”说完,他握住了虞姬的手,缓缓闭上双眸。




项羽打开车门,她一身纯衣纁袡显得端庄素雅,项羽笑着向她伸出了手,虞姬将手递与了项羽,她缓缓走下车,最后一抹斜晖照进她的眼眸,漫天的火烧云在她眼中翻腾,渐渐暗淡最后只剩下那清澈的眼瞳。

项羽暗暗握紧了虞姬的手。他知道他们会一直在一起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


项羽暗暗握紧了虞姬的手,将剑在自己脖子上一抹。

他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,不管生死。

end. 

→→→→→→→→分割线←←←←←←←←

然后是作者的一点逼逼叨啦

其实在写这篇文之前一直是不太喜欢项羽的,他暴躁,又不听别人的劝诫,以及软弱。项羽兵败至垓下后,深陷汉军的包围,但他面对虞姬只是一遍又一遍唱着垓下歌,“虞兮虞兮奈若何”堂堂西楚霸王难道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好?连带她突围的话都说不出来吗?

写这篇文的翻了挺多史料的,对项羽的看法也是改变了许多,他会被一时愤怒冲昏头脑,但他的心中却是存在仁慈,鸿门宴上项羽的犹豫不决。项羽自始至终都只是想向秦国复仇,然后复兴楚国,所以他屠戮咸阳城,一把大火烧了咸阳宫。有人劝他留在咸阳即可成就一番霸业,项羽没有,他思念家乡,所以他在彭城建都。

他不同于刘邦,贪恋美色,项羽自始至终只有虞姬一人(虞姬虽然是妾,不过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都只有虞姬一人),我想项羽应当是深爱着虞姬的,他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虞姬,被汉军包围的那天,他知道如果虞姬一旦落入汉军之手会被如何对待,所以他不敢带着虞姬突围,他能是一遍又一遍的唱着垓下歌,他害怕突围失败。虞姬呢,她深知大王的心,她不会让项羽为难,所以她自刎。

若是不爱虞姬,项羽为何还要在江边自刎呢,他大可以横渡乌江东山再起,他没有,他选择了和虞姬一起赴死。

项羽自刎后,那些跟随他的骑兵无一个不相互践踏争抢项羽的躯体,最后项羽被分尸,那些抢到项羽躯体的人都被刘邦封为候王,当时读项羽本纪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真的是心疼。

【吕布貂蝉】梦

♪大概是为庆祝貂蝉仲夏夜之梦出了写的一篇贺文
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写成吕布中心了orz
♪渣文笔
♪cp:吕布貂蝉
♪最后,这里是一只自己荡秋千的小蝉,有奉先扩列一起打游戏的吗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
        已是深夜,大街上早就没了人的踪影,商铺早就关了门,只有零零星星的几家便利店还亮着光。我提着袋子从便利店走出来,里面有几包薯片,几桶泡面,我看了眼自己的钱包,只有一张布达拉宫静静地躺在里面,所以这大概就是我这周的晚饭了吧。
        我抬头望了望天,天空仿佛就像是一个无底洞,虚无缥缈深不见底,不知怎么的,我突然感觉有一种无力的感觉,脑袋有些发晕,身体也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优雅的身段,婀娜的舞姿,白衣翩翩,舞动的衣袖,嘴角浮现的一抹微笑,桃花散落,一曲终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见过奉先大人。”那人微微低着头,红晕渐渐在她的脸颊荡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奉先大人,可愿再赏一曲?”她把头抬起,双眼带着些情欲,她就这样看着我。
        倾城倾国, 这就是当时我能所想到的。
        她的眼神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,我自然也一样,于是快速的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她依旧像刚刚那样看着我,她的嘴巴微张,似乎在说些什么,可是我一个字也没听清,我想张口说话,却发现喉咙像是堵着什么,发不出声来。
        她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失落,她最后看了我一眼,便转身离开了,我想上前去拦住她,却发现怎么也迈不开步子,只能看着她离我而去。
又是一阵晕眩。

        我缓了缓神,发现自己还是站在那条街上,那刚刚的是……什么,我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,疼!我冷笑一声,没想到我居然神志不清到这种地步,看来以后不能加班到这么晚了,我揉了揉眼睛,定了定神,提着袋子拐进了一条巷子里。
        我,一个理工科直男,大概是一个月前从外地来到这里打工,所以在这并没有什么朋友,当然也没有女朋友,平时的爱好大概就是打打王者荣耀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说来也奇怪,自己好像对吕布特别有感觉,以前上学的时候,学到三国这段历史时,自己简直是可以倒背如流,要知道历史可是自己的弱项,考个四五十分都不足为奇的。玩王者荣耀的时候也是,自己的吕布可谓是大杀四方,自己的脑海里也经常浮现方天画戟斩杀敌人的画面。
        我也曾想过自己不会是吕布的转世吧,不过很快自己就否定的这个想法,毕竟转世这种东西,只会存在于小说和漫画里吧。
        这条巷子似乎特别的长,一眼望不到尽头,路旁的灯悠悠的亮着,几棵枯树在风中摇曳着,昏暗的灯光拉长树枝晃动的影子,显得格外诡异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,不知从哪里传来了琴声,弹奏的旋律让人很熟悉,“oh,Jingle bells, jingle bells,Jingle all the way.oh,what fun it is to ride.In a one-horse open sleigh……”我不由得唱出了声,陶醉在这音乐中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,墨色的苍穹散下片片花瓣,似乎还带着淡淡的清香。雪悠悠地飘着,将天地渲染成茫茫的一片,几棵梅树立在那,枝头还挂着雪。
        “奉先大人,你看,好美的梅花。”
我感觉似乎有人在扯我的衣角,我扭头一看,对上的是那张熟悉的笑脸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很美,但是再美也不及蝉儿你的万分之一,不过你若喜欢,我便折下来给你。”我对她笑了笑,她着一身红衣,平时那如墨色的长发被潜藏在衣帽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妾身谢过大人。”她向我行了个礼,依旧笑着看着我。
        我向前走了几步,小心地折下一枝梅花,转身递给她。
        她接过梅花,说:“妾身给大人舞一曲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还请大人先在此等候,我去去就来。”她说道。
她转身正要走,我又想起了刚刚的事,我于是一把抱住了她,靠在她的耳旁悄悄地说:“蝉儿,别走,留下来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她先是一愣,然后扭头妩媚地看着我,“妾身是不会离开大人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又被这眼神勾了魂,不住地点着头,她那朱红的唇勾起了我的情欲,我不由得亲了上去,我的舌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,疯狂地啃噬着,我闭上了眼睛,攫取着所有属于她的气息,想要占有她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很久我睁开眼睛,面前没有飘飘洒洒的白雪,也没有什么梅树,更不见那位身着红衣的女子。我有些发懵,难道自己真的是饥渴到去幻想那种事情,但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还有些湿漉漉的,难不成是真的?不过疲惫已经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现在我只想尽快回到家睡一觉,我望向小路的尽头处——一栋白蓝相间的公寓,那里是我租的处所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冲完凉以后,我直接倒在床上,月光洒在我的脸上,有些刺眼,我起身想要把窗帘拉上,突然听见似乎有人在我耳边轻语,“明月装饰了你的窗户,你,装饰了我的梦境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就像是一声魔咒,我感觉脑袋昏沉沉的,然后是一阵晕眩感。

        当我清醒时,发现自己正置身于花海中,我迫不及待的寻找那个身影,她就在不远处的一棵藤树下,像是在笑,又像是在哭泣。我大跨步向她跑去,可不管我跑的有多快,我们的距离始终是那么远,甚至,离我越来越远。
        她深情的望向我,对我笑了笑,就像我初见她时那样。不知何时,她的手上多了一把匕首,她慢慢的把它挪向心脏的位置。
        “相公,对不起,是我骗了你,你不会原谅我了吧,可是妾身好喜欢好喜欢你啊,愿来世,你不再是那驰骋天下的大将军,而是能与我厮守一生的夫君。”她的眼泪不住的流泪,说着便把匕首扎进了自己的胸膛,鲜血染红的她的纱裙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!”我绝望的大喊着,想要冲过去再看看她,却发现自己早已迈不开脚步,突然胸口一阵刺痛,我低头一看,发现自己正握着一把利剑,插入了我的胸膛,它还在不停的向外冒着血。
        我就这么倒了下去,但我不甘心,我艰难的向着她的尸体爬过去,留下一道血痕。终于我爬到了她的身旁,我紧紧握住她的手,她的手不似从前那般温暖,而是绝望的冰冷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!”眼泪源源不断的从我眼中流出,我的手不停的颤抖着,同时我像是想起来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天方画戟早已被鲜血所染,方圆百里,遍地尸首,手持方天画戟的那个男人在不停的大喊着,“我的貂蝉,在哪里?”最后倒下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另一个男人朝着他走过来,仰天大笑,“没想到你堂堂一代战神,竟会为了一介歌姬变成这副模样。”他扭过头去看着一位女子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女子早已是泣不成声,她上前抱住吕布的尸首,“妾身,对不起你。”她不住的喊道。最后从袖中掏出了匕首,狠狠向自己的心口扎去。
        回忆到此为止,我又向前挪了挪,看见了她那张绝代风华的脸,只是失去了血色,显得苍白又无力,“蝉儿,我不怪你,来世我还做你的夫君,愿你不再是那为众人翩翩起舞的舞姬,而是仅为我一人起舞的我的妻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话了,我附上了她的唇,还是那般柔软让人沉沦。
        被鲜血染红的草地上,两人紧紧缠绕着,似乎永不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 小鸟在枝头高歌,阳光暖暖的洒在床上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除了我就要迟到这件事,我跳下床,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,看了眼镜子。
        果然是真的吧,镜子里眼角略微红肿,一道泪痕明显的落在了我的脸上。不过,也来不及想那么多,我拿上包就是一个百米冲刺,终于在迟到的前一分钟赶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老板站在门口敲了敲手表,对我说:“跟我来一趟。”然后转身走向他的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  瞬间,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难不成自己刚工作一个月就要被辞退了?我看着走远的老板,大跨步的跟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办公室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咳,那个小吕,虽然你才来了有一个月,但是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,因此,我考虑让你带个新人。”他指了指旁边的一位妹子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我才发现除了我和老板以外,还有人在这里,等等,那张脸,我不由得张大了嘴巴,她的那张脸,就跟我梦中的貂蝉一模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她看见我似乎也很惊讶,但是这种表情只在她脸上持续了一秒,她对我笑了笑,说:“你好,我叫刁婵,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吕锋贤,好久不见。”我回以了一个微笑,“我们出去聊聊吧,恩?”我征求她的意见。
        她点点头,跟着我走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”
        我们两个愣了一秒,然后相视一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先说吧。”我开了口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是不是……在梦里见过?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。”我并没有觉得有多意外。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你要嫁给我吗?”我温柔的望向她。
        她的手勾住我的脖子,微微踮起脚尖,“好啊。”然后轻柔的附上了我的唇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世,我不再是战神,你也不再是舞姬,你是我一人的妻子,我是你一人的夫君。
        一生,待一人。

【魏果】花火

【魏果】花火

大概算是老魏的生贺吧
至于CP的话,主魏果,微量喻黄
真•小学生文笔

       魏琛点燃了一根烟,眼光涣散,痴痴的看着窗外。窗外,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,魏琛已经在这呆了几年了,熟悉的油柏街道,窗外的那两棵树,还是那条街,可是好像又有些不一样。
       魏琛不知怎么就想起自己还在蓝雨的时候,自己当初也是神一般的少年,创立蓝雨,在网游里打拼,带着训练营的那帮小兔崽子跟叶修抢boss,后来了参加职业联赛,率领蓝雨在赛场上拼搏,再后来被一个训练营里吊车尾的小子打败了,自己离开了蓝雨,离开了那个耀眼的舞台……
       “诶诶诶,魏琛,这里不许抽烟,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”一只手伸过来,将魏琛口中的烟取出,掐灭以后一甩手丢进了垃圾桶里,“还有啊,吸烟对身体不好,你都30好几的人了,知不知道要爱惜自己啊。”
       魏琛听声音就知道,这是他们兴欣的老板娘,他看着老板娘,笑了笑,“一天一根烟,活似赛神仙。”
       陈果白了他一眼,说:“拿来!”
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魏琛一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“还有什么,当然是烟啊,别跟我装。”陈果倒是没管那么多,说着就从魏琛衣服外套里摸出了烟。
       “诶诶诶,老板娘,你给我留一根呗。”魏琛做求饶状,眼里透出几分期待。
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陈果说着,又从魏琛口袋里把钱包给掏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“这…钱包也要收啊,那我中午饭怎么办?”魏琛有些无奈。
       “当然要收,你要是再去买怎么办,烟这种东西还是早点戒了,至于你的午饭嘛,”陈果用手敲了敲窗台,“这,管够。”
       然后陈果就把魏琛的烟和钱包塞到了自己的包里,魏琛也就没有说什么,算是妥协了。
       “诶对了,你不是去看沐橙他们比赛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哦,有东西忘拿了。”陈果在抽屉里不停翻找,最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平安符。
       “这破玩意真能管用?”魏琛对这种东西向来都是抱着不相信的态度的。
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有用啊,今年的总冠军可就看它了。”陈果嘴角上扬,她仿佛看见了兴欣又一次捧起冠军奖杯的情形。
       “是在门口找那小贩10块钱买的吧。”魏琛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眼里带着几分怀疑,不过话语中的嘲讽还是无法其掩饰内心的喜悦。冠军吗?自己也曾站在那耀眼的颁奖台上,捧着那座金灿灿的冠军奖杯,后来自己又退役了,就好像是一个梦,虽然很美,但是还是心有不甘,若是自己能在晚生那么几年,会不会多拿几个冠军呢?
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能再晚生几年就好了。”魏琛冷不丁地冒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“嗯?”陈果感到有些纳闷。
       “这样老夫说不定还能多拿那么几个冠军。”魏琛笑道。
       陈果没有说话,两只眼睛呆呆的盯着魏琛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陈果开了口,“如果这样,你…还会加入我们兴欣吗?”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期待。
       魏琛愣住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蓝雨,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,里面包含着自己太多太多的感情,他当然希望自己能带领蓝雨,就像叶修带领嘉世一般,建立一个属于蓝雨的王朝,可是兴欣对他来说也是不可割舍的,兴欣在他无家可归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家,让他有机会再次站上荣耀的赛场,他不再孤身一人…………他看着老板娘,觉得心里好像又多了些什么,一些在蓝雨时所没有的。
       陈果看他半天也不说话,便开了口,“你别多想了,我就是随便问问,不管怎样,你现在就是我们兴欣的人。”陈果对他笑了笑,径直向门走去,“那,我走啦,不然赶不上沐橙他们比赛了。”魏琛还是站在那没有动,不过他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。
       魏琛站着有些累了,干脆就靠在沙发上,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外套口袋,猛地想起自己的烟和钱包早已经被老板娘收走了,魏琛无奈地笑了笑,这下,连烟也抽不了了。
       魏琛又想起了陈果问他的那个问题,不得不说蓝雨真的很好,如果自己真的晚生几年的话,肯定会留在蓝雨吧,那里是自己最初的家,有世界上最好的食堂,有自己的老朋友,还有自己曾经的梦想……可是为什么,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,到底是什么呢,魏琛挠了挠头,长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“哔~哔~”
       手机的振动铃声打断了魏琛的思绪,魏琛摸出自己的手机。振动的来源是黄少天的一条QQ信息——魏老大,生日快乐!!!!!!
       当然没有等魏琛来得及感动唏嘘,黄少天的消息就如同倾盆大雨砸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黄少天:魏老大魏老大,有没有很惊喜,有没有被我感动到呢,我跟你说啊,我可是冒着被队长发现的危险给你发的消息呢。
       黄少天:魏老大你是真的不知道啊,队长他查手机查的有多严,休息的时候都不给我看手机呢,我都觉得我快要跟这个世界脱轨了,我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才把手机从他房间偷出来的,就是为了给魏老大你发消息呢。
       黄少天:而且啊魏老大,最近蓝雨食堂的菜真是越来越丧心病狂了,以前你在的时候还是只有星期一有秋葵的,现在基本上每餐都有秋葵啊,秋葵这种东西就是上天派来祸害人间的,不知道有多难吃啊,我去找队长说这事,结果队长居然说这是为了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,还不许我倒掉。
       魏琛本来是打算回话的,黄少天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他根本没心思去看完,于是魏琛干脆就没回,而是拨通了QQ电话。
       对方很快就接了电话,不过还没等魏琛开口,对面又是一顿狂轰滥炸,“小鬼,你说完了没”魏琛有些不耐烦,直接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,不得不说在听黄少天讲话这件事上,魏琛真的是特别佩服喻文州。
   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不说了,魏老大你说吧。”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不住的转头看看,像是在警戒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 “那,我问你啊,小鬼,”魏琛的话语带着些犹豫,他不知道该不该问这个问题。
       “诶,魏老大你倒是快说啊,我现在很危险啊,也不知道队长什么时候会过来……”黄少天不停地催促着魏琛。
       “如果…再重来一次,你还会加入蓝雨吗?”魏琛万般犹豫下还是问出了口。
       “当然会啊,蓝雨可是我的家啊,如果不去蓝雨我还能去哪啊,虽然现在食堂每天都有秋葵啦,每次吃饭都要下好大决心呢,不过食堂饭后的双皮奶真的是特别好吃啊,而且不限量啊,早餐什么的也特别丰富呢…………”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讲述着。
       “那如果,”魏琛顿了一下,“如果什么,魏老大你接着说啊。”黄少天有些着急,“我是说如果……喻文州不在蓝雨呢。”魏琛问了出口。
       黄少天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儿,“魏老大,你这是什么鬼问题啊,我相信队长肯定会和我一样了,蓝雨是我们的家啦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少天说的很对,再来一次我也还会加入蓝雨的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“啊!,队……队长!你……你走路怎么没声啊,吓我一跳。”黄少天吓得不轻,差一点就把手机给丢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“还有队长啊,我们说的话你怎么知道的。”黄少天有些纳闷。
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轻笑,“少天,你不小心按到免提了,还有电话给我一下可以?”
       “啊?!哦哦哦,好的队长。”黄少天将电话递给了喻文州,“魏队,生日快乐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魏琛有些惊讶,他没有想到喻文州也会记得他的生日,“没想到你们这两个小鬼还会记得老夫的生日,哪里像兴欣的那帮小兔崽子,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要孝敬前辈。”
       “魏老大,你其实也可以回来的。”黄少天在一旁插着话。
       魏琛并没有马上回答,回去吗?好像回不去了吧,他走的时候一干二净,拒绝了蓝雨对他的所有请求,甚至一声不吭,一声再见也没有,便离开了,刚刚离开蓝雨的那段日子真的是很心酸,仿佛就像是一个漂泊在外的孤儿,没有一个属于他的家,自己起初也想过要回去,可是最终还是没有,就这么漂泊着,自己就这么孤独的过了许多年,后来自己来到了兴欣,兴欣的条件虽然没有蓝雨那么好,可是却给了自己一个家,这是蓝雨所不能的。
       “老夫回不去了,今时不同往日了,现在的蓝雨是属于你们的。”魏琛的声音显得有些苍老,却是十分的有力。
       “魏队,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们都会支持你的。”喻文州话语很坚定,“不过,魏队,您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找个师母啊,我和少天可是很期待呢。”喻文州笑着打趣道。
       “小鬼你着什么急啊,师母嘛,凭老夫的人格魅力那还不是小菜一碟?”魏琛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陈果的容貌,魏琛不住的笑了笑,“不过,也许就快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哦?”喻文州有些惊讶,他没想到魏琛会如此回答。
       不过黄少天的反应可要比他剧烈的多,“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,魏老大你居然有喜欢的人了,是谁是谁,快快快快老实交代,不过那个妹子也真是可怜啊,居然被魏老大你看上了,真是那妹子人生的一大悲剧啊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小鬼,瞎说什么呢,你最近是皮痒了吧”魏琛显得有些生气。
       “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,魏老大,难不成你喜欢的不是妹子?”黄少天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没想到魏老大你深藏不露啊。”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这几年还真是被喻文州那个手残带坏了啊,魏琛如此想着。
       “靠,你以为老夫会跟你一样喜欢男人?”
不过黄少天倒也不介意魏琛这么说他,因为他与喻文州的事早就是世人皆知的。就在今年,中国刚刚通过了允许同性恋自由恋爱结婚这条法律,两人在法律颁布的当天就去民政局领了证。
       那段时间,让魏琛对联盟有了全新的认知,魏琛一直以为联盟的基佬就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,结果法律一出,魏琛才发现大半个联盟都已经沦陷了,就连联盟的未来也没能幸免于难,魏琛那时真是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。当然也对不少人有了新的认知,例如韩文清。
       魏琛一直觉得像韩文清这样正直的硬汉,会喜欢的应该是那种清纯的小姑娘,结果法律发布的那个周末,魏琛打开微博,看到了叶修发了张图片还附上了文字,“愿我以后每个十年都能有你”,图片是两只手交织在一起,两只手的无名指上都带了戒指,后来韩文清还转发的这条微博,还附了一句话,“今后的每个十年我都会一如既往的陪在你身边”,魏琛当时差点一口老血就喷出来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,韩文清这样的正直小伙居然会被叶修这个臭不要脸的拐跑了。
       不过冯主席就没有魏琛这么强的接受能力了,法律公布以后,冯主席隔三差五的就要去一趟医院。到了夏休期,不少人是打算办婚礼的,不过考虑的冯主席的心脏,大家干脆就把婚礼凑一起办了,不过冯主席还是在医院休息了不少时日。
       “那魏老大你喜欢的是谁啊?跟我们说一下呗,又不会掉块肉,你就说一下嘛。”黄少天还是不依不饶。
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少天,别闹了,马上就要比赛了,我们回去吧,既然魏队不想说,还是不要勉强他了。”喻文州在一旁说道。黄少天便就此作罢,“那就这样,魏队,我们先挂了,另外,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。”魏琛感到有点奇怪,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       魏琛虽然觉得喻文州的话有些奇怪,但也没有多想,他下楼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,娴熟的打开电脑登录了荣耀。许是因为不是假日又赶上比赛的缘故吧,今天的人不是很多,魏琛随意加了个队,把今天的副本次数刷完后,就泡在了竞技场。
       魏琛虽然在职业圈中水平算是垫底,但虐虐网游玩家还是很轻松的,再加上他的猥琐,更让对面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来打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诶,这是有个人叫魏琛不?”说话的人手里提着一份外卖,身着蓝色马甲。
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是说魏琛?最里面那个就是了。”吧台小妹回答道。
       “您是魏琛先生吧,”
       魏琛把头抬起,说:“是的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这是您的外卖。”
       魏琛有些疑惑,“我没订外卖啊,你搞错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啊,上面说了是给魏琛先生您的。”
       嗞~
       魏琛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,是陈果的短信——我给你订了外卖,钱我已经付了,你收一下。
       “哦,是我的是我的。”魏琛笑着接过了外卖。
       许是魏琛笑得有些猥琐吧,外卖小哥放下外卖后撒腿就跑,魏琛嘴里骂骂咧咧的,“老夫有这么可怕吗?见我都这样,这见了韩文清不得交钱包啊。”
       外卖是烧腊饭和鸡汤,魏琛有些惊讶,这是他在G市时最爱吃的,魏琛拿起手机,犹豫了很久 ,敲出一句又删一句,最后只剩下一个“谢谢”,他长叹一口气,把手机放下。
       魏琛很快就收到了陈果的回信,“想家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家”这个字深深地刺痛了魏琛的心。
       其实魏琛跟叶修一样,都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。高二那年,魏琛跟父母大吵了一架,一气之下就跑了出来,然后就再也没回去过。
       “想家了就回去吧,国庆就别留在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魏琛扒了几口饭,回了句“好”。
       魏琛吃的很快,不一会儿饭盒就空了。吃饱了就想睡觉,魏琛打了几盘竞技场,就忍不住打哈欠了,他干脆就关了电脑,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魏琛是被陈果叫醒的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,陈果就坐在他的旁边。
       “诶,魏琛你醒了,那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走?去哪?”魏琛揉了揉眼睛,似乎还没有睡醒。
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去庆祝咯,我们兴欣赢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“真的?那群小兔崽子还真是有老夫当年的风范。”魏琛一下就醒了,眉眼里都是笑意。
       “那,走吧,我叫的车已经在外面了。”陈果用手指着门外。
   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魏琛点点头,跟着走出去了。
       一路上两人聊了不少比赛的事,陈果在那讲,魏琛在一旁听,时不时还补充一句。车子抵达目的地的时候,陈果正讲到精彩处,那司机估计是正回家吃饭,一直催促着陈果。
       “下次再讲吧,先上去吃饭,”魏琛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说:“有些饿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先上去吃饭。”陈果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       这家酒楼看上去挺大的,不过人倒是不多,陈果领着魏琛来到一间包房,说:“进去吧,大家都在里面等着呢。”,魏琛点了点头,推开了房门。
        “魏老大,生日快乐!”
        “老魏,生日快乐!”
        “魏前辈,生日快乐!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,”魏琛的双眼有些湿润,他微微张口,仿佛想要说些什么,这时魏琛觉得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回过头来,对上的是陈果的笑脸,“魏琛,生日快乐!”魏琛呆住了,他一路上光顾着听比赛的事了,完全没有注意到老板娘的着装。陈果今天穿的很好看,白色小短裙加上淡粉色的披肩,而且难得的放下了她的马尾,长发自然垂在双肩,少了点往日的霸气,眼睛里多了一丝柔情,魏琛的脸有些发红,他挠了挠头,说:“你…今天很好看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是…是吗?”陈果两颊微红,像是在害羞。
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魏琛的声音很小,不过陈果还是听清了,脸变得更红了。
       “老魏你倒是进来啊,在门口跟老板娘说什么呢?”方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,“我去,居然脸红了,快,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喜欢老板娘?”方锐的声音很大,大家听见了都过来凑热闹。
       “老板娘,魏老大,祝你们早日结婚百年好合啊。”包子先开了口,也不等魏琛辩解什么。
       “那,魏前辈,我也……也祝你们幸福。”一帆显得有些拘束。
       “那,果果,我也祝你幸福。”唐柔笑着对陈果说。
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安文逸和罗辑同时开了口,“那……魏老大,祝你们幸福。”
       苏沐橙磕着瓜子,在一旁说:“老魏啊,那果果就交给你了,”苏沐橙又把自己的瓜子抓了一点给陈果和魏琛,“我也没什么好送的,收下吧,希望你们幸福。”,莫凡没有说话,只是在一旁点了点头
       “都…都瞎说什么呢,我们两个什么事都没有啊,别…别瞎说。”陈果有些慌张,魏琛也有些着急,“对啊,没…没有,净瞎说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老魏,我们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,你们怎么还急了,莫非……”方锐“嘿嘿嘿”地笑了几声。
       “我没急,好了不说了,走走走,吃饭吃饭,我都饿了。”魏琛直接岔开了这个话题,也不等其他人再说什么,魏琛就把大家往房间里推,大家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   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方锐还在不停的跟魏琛说,“老魏啊,你跟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……”方锐笑了笑,然后用手搂着老魏的肩膀,悄悄地说:“我跟你讲啊,我觉得老板娘可能是喜欢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方锐,你瞎说什么呢。”魏琛有些不相信,他觉得陈果对自己就是普通的朋友。
       “你听我说完啊,”方锐喝了口茶又讲道,“你知道这生日会是谁先提的主意?”魏琛摇摇头表示不知道,“就是老板娘,其实我们都有些忘了你的生日了,老板娘说了我们才想起来,还有这一桌子菜,老板娘可是专门问了喻文州你爱吃的。”
       “等等,喻文州?”魏琛有些惊讶。
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方锐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瞬间,魏琛心里对黄少天喻文州的感动尽失,他终于明白喻文州当初那句话的意思了,以及为什么喻文州和黄少天时隔多年后给他庆生,那个小鬼果真还是忘了老夫的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吃完饭,众人回到兴欣,包子提议去放烟花,大家都觉着不错,然后一群人就跟一群脱缰的野狗一般跑着出去买烟花了。
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果然就是有活力啊。”魏琛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禁感叹道。
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老板娘 ,之前你问我的那个问题,”魏琛扭过头来看向陈果,他的目光很坚定,完全没有往日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“我想了很久,我觉得我会的,因为我是属于这里的,就像你说的,我可是兴欣的人,现在是,以后也会是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陈果很惊讶,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无心之问,魏琛居然会想这么多,同时心中也有那么一点点欣喜,“那个啊,没想到你居然想了这么多,我就是随便问问的。”陈果笑道。
       “老板娘,魏老大快出来看烟花啦。”也不知是谁在门外喊了一嘴。
       “好,来了,”陈果应了一句,然后望向魏琛,“那,我们走吧?”魏琛点了点头答应了,陈果向外走去,魏琛紧随其后。
       走出门的那一刻,天空像是被点亮了,犹如百花齐放,姹紫嫣红,魏琛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一起看过烟花了。在那时,魏琛觉得这就是他看过最美的烟花,殊不知,以后他还会见到许多次这样的烟火。他望向身旁的陈果,陈果痴痴的望着天空,烟火映在她的眼里,星辰也在她眼里闪闪发光,魏琛觉得那是他见过她最好看的一次,“陈果,”魏琛小声的喊了一句,“嗯?”陈果侧过头看着魏琛,眼睛眨巴眨巴,她看上去有些惊讶,魏琛很少叫她的名字,“我……喜欢你。”魏琛顿一下,但还是说了出来,陈果愣了一秒,然后莞尔一笑,对魏琛说了一句话,烟花炸裂的光照亮了她的脸庞,同时带来巨大的声响,以至于盖住了陈果的话语,但是魏琛还是从口型辨出了那几个字:我也喜欢你。

THE END

祝魏老大24岁生日快乐٩( 'ω' )و